新闻

当前位置 FX168期货频道 > 正文

虎头蛇尾!美元上半年反转收场 接下来呢?

文 / Family 2019-06-26 10:17:44 来源: FX168期货频道

  从周线图来看,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元指数呈现稳步攀升态势,在4月中旬,美元指数触及高位98.34,在小幅回落之后,美元指数在5月中旬再度刷新年内新高98.38,但自那以来,美元指数突然明显反转,出现明显回调态势,并在6月25日最低触及95.84。

  怒刷新高后美元走势为何急剧反转?

  美元在2019年的开局表现相当强势,其中有一些主要因素在推动美元走强。

  最主要的因素就是避险。特别是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温的迹象提振对美元的避险需求,其中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最为关键的角色,包括对欧盟增加关税、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对日本威胁征收关税等,都令市场避险情绪走高。而中东地缘风险以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也让市场对美元的避险属性也是青睐有加。

  FXTM研究分析师LukmanOtunuga撰文指出,随着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人们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加剧,避险情绪势必加剧,投资者可能会从风险较高的资产转向美元等避险资产。

  美元走强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势表现,相对于欧元区、日本等其他主要经济体,今年年初美国经济总体呈现较为良好的态势。

  例如,美国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为3.2%,创2018年三季度以来新高,高于此前预期值2.3%。

  正是在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美国经济数据依然向好的背景之下,美元指数在4月中旬和5月中旬触及98.30上方的高位。

  然而,在5月份晚些时候,以及进入6月份之后,越来越多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增速正在放缓,围绕美联储的降息预期日益升温,这成为美元走软的最主要因素。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去年特朗普政府减税和支出增长带来的大规模刺激逐渐消退,美国经济正在失去增长速度。

  因疲弱的经济数据增加了美联储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美联储多位官员暗示,将在必要时刻采取措施维持美国经济扩张,这些表态强化了观察界对年内降息的预期。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6月4日表示,美联储可能很快需要降息,以促进通胀并抵御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带来的下行经济风险。布拉德的评论标志着美联储官员自1月份按兵不动以来首次公开表示需要降息。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6月5日表示,假如经济增长低于预期或潜在通胀低于预期,美联储将采取适当政策。克拉里达为分管货币政策的美联储副主席,即美联储“二号人物”。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6月6日表示,当前持续的低通胀是比通胀过高更严峻的问题,美联储及全球主要央行应重新评估货币政策的策略、目标及实施工具。威廉姆斯是FOMC永久票委,同时也是美联储的“三号人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6月5日表示,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这些事态发展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我们将一如既往地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增长。”

  在这一轮美联储官员密集鸽派言论之后,美元明显承压,并跌破97关口。尽管美元指数此后有所回升,但美联储6月决议释放了强烈的降息信号。利率决议后美元再度失守97关口。

  北京时间6月20日凌晨2点,美联储公布货币政策决议,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以9票赞成、1票反对的结果将基准利率维持在2.25%至2.5%的目标区间。尽管维持利率不变,但FOMC暗示在经济环境趋弱的情况下,未来可能降息。市场仍押注美联储最早将于7月降息。

  与此前一次决议的内容相比,本次决议内容明显转鸽。美联储表示,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将密切监控未来收到的信息,将“采取适当行动”来维持经济。值得注意的是,FOMC在政策声明中删除“耐心”一词。这一描述是美联储今年早些时候政策“转向”的一个关键部分,向市场发出了一个更为温和的利率政策信号。

  会后公布的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官员对前景展望存在分歧,17名官员中有8名官员预计2019年将降息,另有8名官员预计今年按兵不动,还有1人支持加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承认这次是点阵图首次发出降息信号,表示“美联储增加宽松政策的可能性一定程度上增强了”,缩表将按计划进行,但尚未真正研究可能降息的规模。

  就是在美联储决议当周(6月20日当周),美元指数展开更加猛烈的回调,最低一度触及96.15。

  道富银行北美宏观策略主管LeeFerridge表示:“市场当然已将此视为鸽派的转向,并将其视为抛售美元的理由。”

  此外,贸易紧张局势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元也失去了一些避险魅力。特朗普对欧盟汽车关税、与中国的谈判以及墨西哥协议均在近期发表了较为乐观的声明。

  其他主要货币走势描述

  欧元

  作为最主要的非美货币,欧元走势基本与美元指数呈现相反的走势,欧元/美元在5月中旬最低一度触及1.1107,随后随着美元指数回调,欧元/美元也展开反弹。

  对于欧元来说,其自身也面临不少的负面因素,由于欧元区经济继续低迷,通胀疲软,有关欧洲央行考虑降息的预期令欧元承压。

  欧洲央行在6月6日的会议上维持三大利率不变,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声明中称,预计将保持现有关键利率水平不变至少到2020年上半年。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6月18日在辛特拉论坛发表讲话称,如果经济前景不改善,那么“将会需要额外的刺激措施”。他指出,进一步降息仍然是“我们工具的一部分”,欧洲央行拥有更多空间可以购买资产。

  欧洲与美国的贸易争端也是欧元的一个下行压力。此外,意大利预算问题也是欧元的利空因素。

  有媒体报道称,由于2018年债务问题,欧盟可能对意大利进行最多4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英镑

  对于英镑来说,最大的麻烦还是来自于英国脱欧,脱欧不确定性成为英镑/美元的最大下行压力。英镑/美元在3月中旬触及年内高点1.3380之后展开回调,6月18日,英镑/美元最低触及1.2506,为1月3日以来最低。

  欧洲理事会在4月10日至11日的会议上同意进一步延长英国退出欧盟的日期。延期将按需要延长,但不超过2019年10月31日。

  最新调查显示,前外交大臣、脱欧派强硬代表约翰逊是下一届保守党领袖候选人中最强的人选,很可能将接替特蕾莎·梅的首相职位。

  约翰逊一直被视为是“硬脱欧派”的领军人物。此前他一再承诺,英国将在10月31日之前退出欧盟,且很有可能采取无协议脱欧的方式。

  摩根大通将英镑/美元的一年期预测从1.35-1.36下调至1.29,理由是围绕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增加。

  除了脱欧之外,面对英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英国央行立场有表现鸽派。

  荷兰合作银行表示:“英国脱欧和贸易不确定性带来的下行风险超过了国内物价压力上升带来的上行风险,预计英国央行今年和明年不会加息。”

  日元

  与美元指数走势类似,美元/日元也呈现明显反转走势,美元/日元在4月24日曾触及112.39的年内高点,随后汇价走势发生逆转,在美联储降息预期愈发升温的情况下,美元/日元持续走低,6月21日该汇价逼近107关口,为1月3日以来最低。

  在美联储为未来几个月的降息铺平道路后,美元/日元汇率与美国国债收益率一道暴跌。6月20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破2%,为2016年11月以来首次。

  此外,美国和伊朗冲突加剧,这也对美元/日元构成打压。

  日元大幅上涨可能会使日本经济陷入困境。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放缓在过去六个月一直在挤压日本出口,而与此同时日本需要着力来应对今年晚些时候计划中的消费税上调影响。

  日元上涨也可能破坏日本央行推高通胀的努力,未来几个月的价格涨势看似越来越虚弱。

  澳元

  今年上半年澳元/美元也走势承压,1月3日,澳元/美元“闪崩”近300点,报0.6688,触及2009年3月以来低点。尽管澳元/美元随后有所反弹,但自2月以来,该汇价呈现明显的回落态势,6月18日,澳元/美元触及0.6831,刷新“闪崩”以来低点。

  对于澳元来说,自身面临一系列不利因素,从而令其始终承压。这些因素包括澳洲联储降息、贸易战忧虑持续以及铁矿石价格暴跌等。

  澳洲联储6月4日宣布将关键利率下调至新的纪录低点1.25%,为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降息。这是洛威自2016年9月掌舵澳洲联储以来首次调整现金利率。

  摩根大通驻澳大利亚首席经济学家SallyAuld表示,预计澳洲联储在明年中之前将再降息三次。

  铁矿石价格下跌也是澳元/美元走势的原因之一。因铁矿石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产品。

  美元三季度如何走?

  对于美元在第三季度的走势表现,美国经济数据表现仍将至关重要,在美联储6月决议之后,市场基本消化了美联储在7月降息的预期,假如经济数据继续走软,那么将提升市场对美联储在年内更多次降息的预期,这将令美元走势承压。

  经济学家认为近期增速高于经济潜力,这意味着随着减税和强劲的政府支出刺激因素消退,美国经济将有放缓的风险。

  倘若美国经济没有进一步恶化,那么美联储更多次降息的压力料缓解,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需要关注其它央行的动态,特别是欧洲央行可能考虑降息,而澳洲联储和新西兰联储或将进一步降息,其它央行的鸽派立场预计将给美元提供支撑。

  除了经济表现、央行因素之外,投资者需要关注贸易局势的发展。今年早些时候,贸易紧张局势升温,由此引发的避险买盘给美元提供上涨动力,假如第三季度这一因素卷土重来,美元依然有望受益。

  从技术面来看,美元指数呈现明显的双顶破位,技术面下行压力相当沉重。

  在跌破6月7日低点96.46和200日均线之后,美元指数面临进一步跌至3月20日低点95.74的风险。

  从近期国际知名投行的观点来看,多数机构认为美元走势可能已经见顶,后市面临进一步下跌的压力。

  摩根士丹利团队指出,对美元的前景转为看跌,近期美元的弱势加剧了多头头存释出,尤其是在兑澳元和兑加元的表现上,预期世界其他地区的弱势很可能导致投资者投向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挫伤美元并收敛利差表现,由此建议对美元逢高做空。

  美银美林全球研究部指出,随着美国数据显示出更多的持续性趋弱信号,美元最好的涨势可能已经离我们远去。

  总部设在苏黎世的对冲基金PremiumCapitalAdvisors的首席投资官GiuseppeManieri表示,美元兑许多主要发达市场货币已开始“见顶”。Manieri指出,利差的逐渐缩小意味着美元将会走弱,尤其是兑瑞郎和日元汇率更是如此。

  资产管理公司ColumbiaThreadneedle策略师EdAl-Hussainy建议做多欧元/美元,称该货币对将升至1.16。相对于他先前的美元多头立场,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之前自2018年年初以来,Al-Hussainy一直持有美元多头。

  高盛预计,未来几个月美元将震荡走低。该行指出,随着财政刺激的消退,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导致美元下跌。高盛预计,未来几个月美元将震荡走低。短期内欧元与日元将走强。

  不过,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美联储今年可能两次降息,但不建议做空美元。全球经济增长环境面临更大挑战的必然结果料使美元普遍走强。如果美联储决定降息,结论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因这是在全球经济走软的大环境下进行的,美元仍处于有利地位。

  荷兰合作银行分析师称,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依旧存在,这可能会阻止强劲的外来资产从相对安全的美国资产转向风险更高的资产。这些因素表明,最近美元的抛售可能过头了。

版权申明:FX168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原作版权,但因数量庞大无法逐一核实,图片所有方如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核实后我们将予以删除。